案例 案例 案例 案例 案例 案例 案例 案例 音乐留学

郝斌:家长花钱让孩子艺术留学深造是否有前途?

发布时间:2021-07-08 135次

如今的教育已告别了过去“唯成绩论”的年代,越来越多人把艺术熏陶和培养作为青少年儿童成长的重要部分,或许将来未必从事艺术领域,但艺术教育对孩子艺术素养和审美能力的培育甚至是健全人格的塑造都起到了很大作用。随着人们国际视野的提升,艺术留学走进很多家长和学生的视线,他们对留学的热情投入,推动着这个市场几年内得以快速成长。本期大国匠心节目邀请北京斯芬克国际艺术教育创始人郝斌做客大国匠心现场,分享对艺术教育的认知,并解析国内艺术留学的独特性和发展方向。

斯芬克总裁郝斌


创业契合了中国留学产业的发展轨迹

斯芬克专注于国际艺术创新教育、作品集培训、艺术留学规划,帮助那些具有艺术天赋并将艺术作为职业发展和人生事业起点的孩子们去国外顶尖艺术类院校深造。郝斌在大国匠心中讲到,2012年品牌创立时,还是个比较年轻的行业,他接触到了最早一批重视孩子艺术培养的家长,而这一行业之后的发展速度也与家长和学生们的认知变化有关。

每个学艺术的孩子都梦想考取央美、央音这样的知名大学,但却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或许避开国内竞争,选择较为容易的门槛是条最优路径。对一个家庭来说送孩子出国当时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从专攻理工、商科类到意识到艺术设计尤其是应用艺术也是适合孩子未来发展的方向,是一项很大的进步。郝斌在大国匠心中谈到,这与经济发展的规律相匹配,随着经济发展这一领域的人才培养将越来越得到重视,产业权重也会越来越大。拿亚洲创意产业最发达的国家日本举例,国家对创意产业人才的培养高度重视,几十年来整个艺术教育的深度和质量包括知名院校数量都产生了巨变,其影响度远超欧美发达国家,占据了设计领域的话语权,也成为很多家庭首选的对象。

斯芬克郝斌2

艺术天才通往顶尖学府的引路人

讲到自己创业的契机,郝斌在大国匠心中说到,艺术类专业留学和其它专业的区别,第一是当时没有太多人涉猎,像服装设计、工业设计、交互设计、影视、游戏等还是比较新兴的专业,学生们很少考虑当作自己未来从业的方向;第二是它的录取要求与其它专业有所不同,要想取得国外顶尖艺术类院校的Offer,除了成绩和平时出色的表现外,更需要由学生以往在艺术领域的“作品集”给到目标学校,由此来观察该学生是否匹配。而在国内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很难具备这种能力。自己抓住这一服务领域的空白,围绕“如何帮助学生做出一套比较好的作品集,继而衔接其他方面的特点,送他到国外顶尖艺术学校”这个路径来打造斯芬克学校,这也是企业发展的起点。

他对大国匠心主持人讲到,艺术教育越来越成为家庭的刚需,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IT界天才,但斯芬克给了孩子们一个将艺术天分充分绽放的通路。基础教育阶段也应把艺术教育融入其中,教会一个孩子如何去欣赏美丽的事物,发现美好的东西,提升自己的艺术感知力和鉴赏力会让他受益终身。

XDF办公室

艺术人才与品牌事业的连接者

斯芬克的艺术设计培训体系覆盖英美日澳加等13个发达国家,50多个艺术细分专业,8年来累计帮助2万多孩子走进国外顶尖院校。而艺术留学这一当初被挖掘的朝阳行业也有了更多竞争者涌入。在一片红海中培养竞争力,郝斌选择了坚守“做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学校”的初心,曾经把这些有艺术天分的孩子引到这条路上,后面也要帮他们铺好培训结束后的职业通路。

2016年第一批留学生已经回国发展,在美国帕森斯、英国圣马丁这些全球高品质学府接受到的教育资源,理论上来讲前途充满光明,而当这批新锐设计师致力于更高远的梦想,在中国时尚领域做出一番有影响力的事业时却出现了落差。他在大国匠心中讲到,专业学好和创业成功是两个概念,设计师不是行业规则制定者更没有话语权。斯芬克与欧洲规模最大的设计学院IED联合开设了时尚创业的硕士课程,所聘请的教授也是深谙运作方式的专家。除了教会学生做设计师的本领,还能深度连接产业资源,让学生真正学会如何创立自己的品牌,成就自己的事业。他在大国匠心中讲到,一家学校的成功不在于挤掉了多少竞争对手,占据多大市场份额,而在于培养出了多少成功的人才,这也是自己创业的意义所在,中国未来产业升级非常需要顶级的艺术家。

郝斌在大国匠心节目最后谈到斯芬克的未来,除继续在艺术留学的细分领域深耕,还要完成培训机构向专业艺术院校的转型,打造成圣马丁设计学院、帕森斯设计学院类的高级设计学府,培养大量创新、前瞻性艺术人才的一个基地。

大国匠心节目组认为,任何行业要想走得长远,都取决于是否真正意义上创造价值,如同斯芬克创造自己的模式,将西方艺术教育精髓扎根到中国,就是艺术留学行业为这个时代创造的价值。

展开剩余

您需要的艺术院校申请要求,都在这个公众号里

本站热点
相关推荐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